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李晖 | 1 June, 2016 | 一般

 

A. 對話爭取民主 * 是騙人

學生在五月十一日絕食要求對話。

1.  學生在五月十四下午四點二十分跟政府對話,到七點十五分被外面學生沖進會議廳打斷對話                                        

打斷對話沒有向同學交代

2.  十八日又沒理由退出對話  

又一次退出對話為什麼又這兩次對話是完全沒理由地退出又沒有向同學交代?

  1. 問:如果是理想的方法,你希望對話
      不可能
    問:這樣說就是作夢
      作夢,真是,做白日夢
拒絕對話如何爭取民主

要求對話爭取民主 * 是騙人 

B.   推翻政府柴玲說

1.      實際上中國要,中國要真是讓他們得逞了,那麼中國實際上要復辟,復辟四十年,七十年。

 2.      他說我只是想到國外去學習幾年,中國四五年之內也許沒有希望了,

 3.      如果人民的力量很堅強的話,政府就勉強維持的這種統一地位很快就會土崩瓦解,包括那些投機派,也會站在人民這一邊的。

 4.      我想最終的就是推翻這個沒有人性的,不再代表人民利益的反動的政府,而建立一個人民自由的政府,而讓中華人民真正地站起來,讓一個人民的共和國真正地誕生。

 5.      我覺得這個國家快亡了,快亡國了。到這種程度。 

這些完全是為推翻政府,

不是爭取民主

 C.   五月二十八日  預知流血柴玲說

1.    就是讓政府最後,無賴至極的時候它用屠刀來對著它的,它的公民。我想,也只有廣場血流成河的時候,全中國的人才能真正擦亮眼睛。(哭)他們真正才能團結起來

 2.    下一步作為我個人,我願意求生下去。廣場上的同學,我想只能是堅持到底,等待政府狗急跳牆的時候血洗

 3.    其實我們期待的就是,就是流血

柴玲知道政府是要使用武力。因為:

 4.    據唐柏橋介紹,湖南一些軍政要人確已在五月底主動與學生聯絡,準備六月六日宣佈湖南自治––唐柏橋至今存有當時軍方起草的宣言–– 柴玲知道政府一定要在六月六日前清場。

有預謀的政變 

D.  欺騙同學柴玲說

1. 同學們老在問,我們下一步要幹什麼,我們能達到什麼要求,我心裡覺得很悲哀,我沒辦法告訴他們,其實我們期待的就是,就是流血 

2. 所以我覺得很悲哀。這些話沒有辦法直接跟同學講,跟同學說,我們就是要在這裡流血,用我們的鮮血和生命來喚起民眾,同學們肯定會這樣做的但是,他們年輕的孩子們(哭) 

 如果同學們肯定會這樣做,為什麼不能告訴他們。如果是爭取民主為什麼不能告訴同學。你們不是爭取民主,是要推翻政府,所以不能告訴同學,你們就是要利用同學們在這裡撐場,衝擊政府。

 E.   天安門的媽媽:

1.   如果你認為你的孩子是愛國為民主,就應該追問柴玲為什麼要欺騙他們。

2.   如果你認為你的孩子是要推翻中國政府,你的孩子就是叛國 

你的行為就表達你認為你的孩子是愛國為民主,還是叛國


李晖 | 16 May, 2014 | 一般 | (1 Reads)
Behavior of the Student Leaders determines 鄧小平Deng’s action correct or not. The most important turning point is: Students dialogue with the government. Hunger strike is to demand for dialogue. They work so hard to achieve, why gave up so easily. Walk away halfway from the dialogue is completely illogical. If, they really want to get democracy from the government, they should cherish every single dialogue opportunity.1.   Students began a hunger strike on May 13th and ask for dialogue. The Government's representative, 嚴明復Yan Mingfu visit them in the evening. Two formal meetings were held on May 14th and the 18th. They walk away from both meetings with no reason. Meeting on May 14th, after talked for over three hours were stopped by the students burst from outside into the conference room. The government had chats again with the students on May 15th and 16th. 趙紫陽Zhao Ziyang gave a speech on the 17th. They walked away again from the meeting rudely on the 18th. How do they get democracy legally without talks to the Government? What kind of reply from the students on the governments’ swift caring responds. The answer is unreasonable, irrational persist.2.   May 19th the government announced martial law curfew on 20th. Students still stays there, with no intention to talk with the government again. What do they persist on?3.   What do they want with the followings actions?A.  "Joint provinces autonomy " is a political as well as military action, away from the student movements”, "not involved in partisanship" and "non-violent" principle”. Tiananmen Memoir p.57, by 封從德Feng CongdeB.  Tang Baiqiao said a number of military and political figures in Hunan have contacted the students at the end of May. Prepare to announce Hunan’s autonomy on June 6th. Tiananmen memoir 76C.  There were men of military veterans and other people find 唐柏橋Tang Baiqiao and students said they have done a lot of preparation. Drafted a declaration "Hunan should declare patriotic autonomy" and prepared to announce autonomy on June 6th. He later learned that Guangdong Military Region and Yunnan Province has similar situation. Tiananmen memoir 183D --- L   from May 28 American reporter Philip Cunningham interview with Chai Ling's    D.  We want bloodshed, with our blood and lives to arouse the people,E.  I feel I have to responsible for the life of these 400 children.F.  Classmates always ask. What we do we do next? What can we expect to achieve? I feel very sad, "I can not tell them. In fact we expect bleeding." This is to make the government mad and finally take a butcher knife on their people.G.   Q: Ideal solution, do you hope to have dialogue?     A: Impossible.H.  Now the square is our only ground, if we fail to hold, China would be reborn.I.   If the Government barely managed cling on the power, they will collapse very soon.J.   As for me, I want to go on to survive. Students on the square, I think they can only stay till the end, waiting for the Government inevitably had to bloodbath.K.  I think the ultimate is to overthrow this inhumane, no longer represent the interests of the people’s government,L.  If this is inhumane government is not overthrown, Chinese people will have no hope, the whole race will not have hope too."Expect bleeding," "I can not tell them", "joint provinces autonomy", "June 6th Hunan announced autonomy", " If the Government barely managed to cling on the power, they will collapse very soon", "Now the square is our last ground, if we fail to hold, China would be reborn", "I think the ultimate is to overthrow this inhumane, no longer represents the interests of the people’s government ". What is this? Downright coup They want to overthrow the government.Student Leaders have no intention to tell students what their plan? How and why do they walk out from the talks twice? Why continue hold on the square after walked out from the talks? Students do not know all this. Those innocent students always thought they are fighting for democracy from the government only and do not know the leaders have other purposes, therefore give them support. Ask the students and Tiananmen mothers, if they know it is a coup to overthrow the government, would they support? If yes, then don’t ask the government to appeal. If no, then ask the student why don’t they them what was their plot. The poor naive patriotic students were betrayed and sold by their leaders. Also were accused of revolutionary. This is what she meant by “I want to go on to survive. Students on the square, I think they can only stay till the end, waiting for the Government inevitably had to bloodbath.”It is not appropriate to say 鄧小平Deng crackdown. He has no choice and must clear the ground before June 6th, or else the country will be totally out of control. A lot of people are happy to see the downfall of China. They thought there would be democracy, if it happens. But they never considered civil war is very possible. Or, would be like Iraq today still a chaos, after Saddan Huzzain is ousted. Would China really have democracy? Who can lead the Country? Can 柴玲Chai Ling and their Student Leaders lead the country? Will China split into 34 countries? There could be ten million people rush into Hong Kong within a month. What are you going to do?As leader of the country, 鄧小平Deng has inexcusable responsibility to protect social stability and the welfare of 1.3 billion people. He must take action to stabilize the country. In the action, he had not used excess force, if possible. The heavy casualty was caused by the Student Leaders’ instigation on the students to use extreme force to intimidate the PLA, hope to delay their ground clearing till June 6th. If not, then force the PLA to cause bloodshed. This is the result Student Leaders hope for, “WAITING FOR BLOODBATH”. Also as 柴玲Chai Ling said “I want to go on to survive. Students on the square, I think they only can stay till the end, waiting for the Government inevitably had to bloodbath”. Successful overthrow the government or not, they will be treated as hero for democracy by foreign country, also can go abroad. It is because they have foreign support. Foreign countries have been hostile to China and hope to overthrow Communist Chinese . This is the reason why series many illogical, unexplainable, irrational, actions, attitudes, words appear. It was not easy to go oversea in 1989. Clearing the ground is a must to 鄧小平Deng. Let us look at how he handles the situation. Had he use excess force? Whether PLA did massacre or not?1.   Have you seen a man block a fleet of tanks in the classical video from CNN. That person should be run over by a tank, if it is like they said a massacre. This was not taking an act with CNN.2.   Have you seen a gang set fire on a tank? A PLA was trying to run away from the tank. The gang abruptly push him back into the tank, literally burned him alive. This was on the news in Hong Kong.3.   Government officials told the students to retreat from the northwest corner of the square. The students refuse to comply. This causes the casualties.4.   Every single clip we see in “youtube” shows very clearly there are the sounds of only one automatic rifle. The entire PLA troop has only one rifle. Is this slaughtered with firing arms?5.   Total deaths count on the student is188. The official death toll from the government is 247. If it is a massacre, the ratio should be 188 to nil instead of 188 to 49. Student Leaders were determined to see bloodshed. They intentionally push the students to make aggression on the government.6.   Let us hear what wikileak, 黎洪 Li Hong and 侯德健Hou Dejian said about the ground clearing.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wKx02ClIA87.   Look at BBC correspondent memoir:In “Dailymail May” 22, 2013 the BBC, 68, retired reporter Simpson (John Simpson) recordsHe said one such event happened while he was reporting from Tiananmen Square in 1989. He saw protesters dragging soldiers from an armored personnel carrier and beating them savagely. He told the Radio Times: ‘The crowd was a very rough lot, not nice students, and they wanted blood. They smashed the head of one of the soldiers in, and then they started to smash another one in and I thought, ‘I can’t stand by and just let this happen,’ and so I waded in.Source: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2328100/The-day-I-fought-Chinese-army-John-Simpson-Veteran-journalist-reveals-stopped-students-attacking-soldiers -Tiananmen-Square-protests.html # ixzz2U0Lgv2uyWhy casualties only happen on the students not the student leaders? No student leaders were injured. If the governments’ crackdown is unforeseen, casualties should not only be on students. The student leaders reasonably should have some casualties too. The student leaders are fully aware of what to expect. They are fully aware the government roughly when and how to clear the scene. Therefore, they have no casualties. Like she said “I want to go on to survive. Students on the square, I think they can only stay till the end, waiting for the Government inevitably had to bloodbath” and “Classmates always ask. What we do we do next? I'm feeling very sad, "I can not tell them, in fact, I expect bleeding." This is to make the government mad and take a butcher knife on their people.” A very well orchestrated plan and it worked out too.      Talk about democracy. The “joint provinces autonomy” they planned. Is it democratic? How much public support do they have? 柴玲Chai Ling said, "I can not tell them," This is cheating. She cheats the student in order to get support to overthrow the government”. The students gave her support is to fight for democracy from the government not to overthrow the she said “inhumane government”. Chinese government has been very patiently, unwearyingly responding to the students and hope they can come to senses, especially since 趙紫陽Zhao returned from North Korea. After his speech on May 4th, 99% of the student went back to school. “We had five, six hundred people, now there are only ten plus leave.” Quote by 柴玲Chai Ling. It was the situation then.Clearing the ground was the last option. The Government has not act like what she said on the May 28th "inhumane government". The Student Leaders take advantage of the goodwill from the government to carry out their plot.1963 Martin Luther King said, "I have a dream". What did the U.S. government do? Nothing! Twenty years after the Tiananmen Square confrontation in "Occupy Wall Street", U.S. government does not allow the demonstrators stay overnight on Wall Street. Indirectly is to kick them out. There is no dialogue offer by the government. Compared to the United States toda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hen was a much more open government. Indeed, that was China's most open time. Unfortunately, that good environment was spoiled by those despicable Student Leaders for their personal gain. That student movement delays the development and hurt all the people in China. All 1.3 billion people are losers. The only winners are the student leaders. What a Since they get the government to talk to them, they did not show any sign or intention to fight for democracy. Are they really wanted to get democracy? Or they just want to use name of democracy fighter to carry their conspiracy. If any Student Leader and whoever still wants to appeal, please, give reasonable and rational explanation on the Student Leaders’ series of uprising actions, attitudes and speeches. Tiananmen mothers, I hope after you read this article, you would know who should be responsible for the death of your children, as well as, accused of uprising.  Lee Fai written in Hong Kong in April 2014

李晖 | 16 May, 2014 | 一般 | (7 Reads)

57 聯省自治乃政治以至軍事行為【▲上一頁】 57 【▼下一頁】

第三條線索,柴玲更不能在錄像中明說,她準備去南方發動「聯省自治」。此議當時雖已【以上第56頁】有醞釀,但真要實施,卻是件十分有風險的事。比起留在廣場,萬人保護之中,不知危險多少倍。不知情的,以為柴玲說了「不會留在廣場」,便是「讓別人流血,而自己逃生」,未免小人之心。至於少數明知此計劃者,還要故意這麼推斷,真不知安了什麼心。 (64memo.com-1989)
    那天下午,柴玲作完錄像,找到我,要求一道辭職南下,發動自治。這是我第一次聽說錄影的事––當時柴玲說的就是「作了個遺言」––她亦明白此舉之冒險,亦證明她並非要抓權不放,南下亦多少出於無奈。我因為二個原因未同意:一、指揮部剛從北高聯接管廣場,廣場秩序尚未恢復,走不開,輕率離任更不負責,可能導致廣場更加混亂;二、聯省自治乃政治以至軍事行為,可能偏離學運「不參與黨派之爭」及「非暴力」原則。柴玲見勸不走我,沒堅持,晚上還是在三百代表前請求辭職,未准,此後一直在廣場,直至六四凌晨,帶領幾千同學撤出廣場,她與指揮部走在第一排。史跡昭然。哪裡是「讓別人流血,而自己逃生」﹗ (六四檔案 - 1989)
  給柴玲作錄像的是一個美國留學生(金培力),事後寫了一個回憶,卡瑪見過其手稿,對我印證說,金培力作錄像時,就已經知道了南下計劃,是柴玲在採訪前對他說的。當時情況已很緊張,卡瑪說,金培力是將磁帶綁在腿上,才躲過便衣的監視,傳到外面的。而複製的另一盤據另一當事人王力同學稱,確被公安局抄走。可見,當時情勢,不許柴玲在錄影中說出她「不會留在廣場」的真正動機,導致今日之聚訟,亦柴玲之天真與不慎––她實在不是個成熟的政治人物。 (六四檔案-89)  因此在五‧二八「遺言」裡,柴玲隨口引用了「絕食書」中大量的語句,如﹕「我們不是為了死而戰,是為了生而戰,因為民主不是一代人的事業」。「我們絕食,是要看看政府的面孔,看看它是鎮壓還是不理睬﹔看看人民還有沒有良心,還有沒有希望」﹔「我們以死的氣概,為了【以上第74頁】生而戰,死亡不是我們的要求,死亡在期待永久的回聲––我們用生命寫成的誓言,必將晴朗共和國的天空!」「絕食書」在五月十三日中午,北大絕食隊伍出發前,由柴玲在北大籌委會廣播站唸出,聞者鮮有不落淚的。當時我正好在主持廣播站「自由論壇」,全文錄下「絕食書」錄音,在北大及後來廣場廣播站反覆播出,每次我都會掉淚,如許多人一樣。五‧二八「遺言」之所以是「遺言」,從形式上,第一,其開頭一句便是「我想這是我最後的幾句話了」,第二,整篇談話,柴玲一直在流淚(其實在廣場上公開場合我從未見她哭,媒体中常傳其流淚,其弱弱的聲音,致使海外人士有些誤會)。再從內容實質上看,人們會問﹕那麼作為廣場指揮部總指揮的柴玲,在五月二十八日那麼緊張的時刻,何以有閒心作這麼一個長達一個半小時的『遺言』呢?」這就必須談到她在錄像中避而不談的「南下北上聯省自治」計劃。 (六四檔案/89

)()關於「南上北下」計劃  又稱「星火燎原」計劃,這是柴玲當時想離開廣場的直接動因。
  那天下午,柴玲作完錄像後,立即找到我,要求我與她同行,離開廣場去南方,一道發動「聯省自治」。她當時感到廣場––北京,若無全國支持,也獨樹難立,我當時沒同意,一是廣場指揮部工作剛展開,脫不開身﹔二是覺得捲入政治太冒險,且甚至會有軍事行動,這與學運「民主啟蒙」,「不參與黨派之爭」,「和平非暴力」的原則有偏離﹔第三,個人安全也難保障。 (六四檔案 / 89)最後這一點,同現在一些人指責柴玲的論點,正好相反––六年後,沒有經歷過一九八九年廣場上氣氛的人,怕是不太了解,當時最不危險的,反而就在廣場上,萬千同學的保護和千百記【以上第75頁】者關注之下。以為柴玲說了她「不會留在廣場」,便是偷生,實在是誤解。76 湖南應當愛國自治【▲上一頁】 76 【▼下一 最後這一點,同現在一些人指責柴玲的論點,正好相反––六年後,沒有經歷過一九八九年廣場上氣氛的人,怕是不太了解,當時最不危險的,反而就在廣場上,萬千同學的保護和千百記【以上第75頁】者關注之下。以為柴玲說了她「不會留在廣場」,便是偷生,實在是誤解。
    至今,我還不覺得當時柴玲去南方發動「聯省自治」是明智之舉,但是,這並不是說「聯省自治」在當時絕對是幻想。這個計劃的形成過程,我不清楚,不過,當與北大提的「空校計劃」有關。當時的大背景是,戒嚴已數日,胡續偉等數十名人大常委聯名要求召開人大緊急會義以取消戒嚴,罷免李鵬,特別引人注目的,是有幾個省和軍區對戒嚴遲遲未發電支持,因此,當時包括柴玲在內的許多同學,希望通過外省,尤其是南方幾省的支持,來維護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民主大旗,並非一點道理沒有。實際上,據唐柏橋介紹,湖南一些軍政要人確已在五月底主動與學生聯絡,準備六月六日宣佈湖南自治––唐柏橋至今存有當時軍方起草的宣言––「湖南應當愛國自治」。好多事情,不便現在公開,但一些人還沒弄清事實之前,便匆匆為六四找替罪羊,真是相煎何太急! (六四檔案-2004)

()關於五‧二七聯席會議 

    促使柴玲想辭職離開廣場的第二個直接原因,來自頭一天的「首都各界聯席會議」,大致是這樣﹕從上午十一點至下午五點,主要討論「十點聲明」和劉曉波的一個建議。
  「十點聲明」草案本來提議﹕「廣場靜坐堅持到六月二十日。」我向大家介紹說,二十四日北高聯只給廣場留下九千元人民幣,這兩天都是在賒賬買麵包維持廣場幾萬張嘴,要堅持到六二○,技術上不可能。是在這種情況下,大家才通過了五月三十日「勝利大撤退」方案。(兩天後聯席會議又通過維持原議)。【以上第76頁】

【▲上一頁】 81 【▼下一頁】但是,柴玲也不是沒有責任。其「遺言」中的話,確實太容易引人誤解。如果沒有前面那麼些背景事實,誰看了心中也難免打鼓。她太不懂政治,太不會用政治套話,太天真,太坦白,太直接同時又太含混﹕她錄像講話本來有三個線索,卻只講明了一個﹕「人性與求生」。另一個線索––冒險南下的決定,總隱而不見﹕再一個線索––對窩裡鬥的悲傷,也未言明。結果便形成了邏輯上的大混亂,不知道三個線索的,讀完「遺言」之後,自然極易誤會。 (64memo.com-2004)
  柴玲另一個責任是,她將錄影的性質也混淆了––這是我在遺言二字上加引號的原因––她將「遺言」與採訪混為一談,而她留了「遺言」卻沒真去南方,六四又未傷及她,錄影卻很快便公佈出來,使這篇「遺言」不成其「遺言」更是引人誤解了。
  柴玲「遺言」中的許多觀點,確實值得商權。比如,本來是對幾個人的悲哀,她可以很容易地上升到對整個中國人,中國文化的失望,混淆起來,令人不明白其真正之所指。其實,這也是大氣候使然,很少人能夠擺脫當時在國內的認識局限––我們太把「中共文化」當作中國文化本身了。耐人尋味的是,柴玲內心真正失望的是劉曉波這一類人,而其言詞,卻是在責備中國文化﹔而在責備中國文化方面,卻正好是劉曉波的專長––在罵中國人與中國文化方面,誰也沒有劉曉波走得更遠––他甚至希望中國由西方殖民三百年! (64檔案 - 89)
  柴玲當時的局限,其實也是我們許多人的局限,比如我運動前也真以為中國沒希望了,要「解散」中國,「開除球籍」了。「黃色文明」必然由「藍色文明」來取代––其實,我那時連四書都沒讀過,哪裡知道甚麼是「黃色文明」?【以上第81頁】183 「湖南自治」、「聯省自治」【目錄】
【▲上一頁】
183 【▼下一頁】 李錄在電話中還印證了老木說王軍濤也支持不撤的情況。李祿的回憶是:當時柴玲說,本來知識分子也不是說三十號撤;這時,王軍濤拍拍李錄的肩膀,很誠懇地說:要是同學們願意堅【以上第182頁】持到六月二十號,我們全力支持;你們指揮部說要什麼吧,人力財力,我們都可以提供。說完,大概也是王軍濤,當即將「五月三十日」劃掉,改回為「六月二十日」。 (64memo.com - 2004)
     這可能正好是我主持「自由論壇」的時候,很快我又回北大去取錢,因此這一反覆我當晚並不知情。第二天回廣場,也沒在意。撤不撤,當時我其實無所謂,最關心的還是通過民主機制沒有。
  21)、據報導(快二十八日),就在這個晚上(五月二十七日),指揮部還討論過撤留問題。柴玲又在會上提到「南下北上,發動全民運動」。詳見註十。
  22)、「聯省自治運動」之設想,柴玲當早有意向。當時我也聽到過一些類似理論,總不以為然,因為學運不是說「不介入黨內之爭」嗎?對其可操作性亦甚懷疑。不過,事後發現,當時全國形勢,確有這麼一股勢頭。比如這次唐柏橋回憶(他當時是湖南學運主將),五月二十八日「全球華人大遊行」,湖南省高聯乘勢真的來個「勝利大遊行」,將同學撤出市中心廣場。就在第二天,他便在一位軍政要人家中,與一些人商討「湖南自治」、「聯省自治」的計劃。當時有軍方元老手下的人來找到唐柏橋等同學,說他們已作好了大量準備工作,打印好了一份宣言,題為「湖南應該愛國自治」(唐柏橋現在還有此稿,並給了我一份複印件),並已準備在六月六日宣佈湖南自治,離六四只差二天。唐後來又了解到,廣東軍區、雲南省也有類似情況。同樣,湖南同學也有是否應當「介入黨派之爭」的爭論,這可與湖南另一骨幹劉衛在巴黎會議上的發言相印證(會頁三三六)。【以上第183頁】 (六四檔案 - 89)213 金培力錄像前已知柴玲的「南下計劃」【目錄】
【▲上一頁】
213 【▼一頁】先藉一件往事來說明這種責任感並非空穴來風。九五年六月三日在北京之春編輯部召集的一個討論會上,項小吉講了一個極有趣的故事:文革時評判意大利導演安東尼奧尼的一部電影,叫作「中國」。那個時候全國上下批判這部電影,等到粉碎四人幫之後才發現:看過這部電影的只有四個人,可是批判文章卻不下四萬份。項小吉接著說道,在影片《天安門》還未上映之前許多人就開始瞎批,很不可取。這部影片引發爭議的焦點,在於柴玲一九八九年五二八的錄像講話。會上我順著項小吉的思路,問大家:諸位當中許多人對錄像事件寫了不同觀點的文章,但有誰看了柴玲的這個錄像呢?四座啞然;只有張伯笠說他看過。我們知道,胡平在九○年三月發表了一【以上第212頁】篇長文,叫《八九民運反思》,批評柴玲錄像講話和激進學生,但當時他也沒吭聲,說明他批了五年也沒看過錄像本身。這時有人脫口而出,說「有人看過transcript(錄像謄寫稿)」。 (六四檔案 - 89)
    但問題就在這裡。因為這個錄像的謄寫稿在當時最全的文本出自《天安門一九八九》一書。該書出版於一九八九年八月,距六四才兩個月,因此影響極大;吾爾開希題寫書名,又是聯合報這樣的大機構整理出版,大家就多把它當全文來看待。其實,該書刊載的文本只有七千字,而柴玲錄像全文卻是一萬三千字,刪掉近半。被影片和一些報導剪輯的那兩句話(被簡化為「期待流血」與「自己逃生」),中間刪了八千九百字,相隔四十分鐘;最嚴重的是那兩句話不是對同一個記者說的:美國人金培力錄像前已知柴玲的「南下計劃」(發動外省的力量來對抗北京的戒嚴),而香港《天天日報》女記者當時卻不知道這一不能馬上公開說的計劃,故對柴玲所說的廣場上只能「期待流血」感到驚訝,便問柴玲「你自己要不要留在廣場」。將兩個不同思路下、對不同的人說的前後相隔半個多小時的話拼接在一起,中間連省略號都不用,還有甚麼話不可以扭曲呢?胡平說他寫《八九民運反思》時用的正是聯合報的文本,後來還堅持那就是「第一手資料」,也以為是全文;有人將「期待」解讀為「期望」(Hoping)時,也是因為只見到這個節本,而不知道正是這個文本刪掉了柴玲當中的另一句類似的話:當中用的字眼卻是「等待(Waiting for)血洗」。按文本批判(Textual Criticism)「以經解經」的原則,用同一文本、同一思路、同一結構中的「等待」來詮釋「期待」,應該比字典裡的另一含義「期望」要有更高的優先級。 (64memo.com-2004)
  舉這個例子是想說明挖掘史料、整理史料和澄清事實真相的重要性。我是在最近才找到問【以上第213頁】柴玲「你自己要不要留在廣場」的那位香港記者,她在電話中肯定地說,問這話時她尚不知道柴玲的南下計劃;也是在最近仔細對照了錄像全文與聯合報文本後,我才發現被刪掉的還有「等待」一詞。如果沒有這些細節的挖掘,我們就很難明確問題的癥結在那兒。這些發現或許對於重構歷史真相不無裨益,但是「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柴玲的形象早已受此「錄像醜聞」之重創,而被這一形象所代表的八九學運也平添一層陰影,在當今這個越來越繁忙的年代,那些沒有時間和條件去追尋真相的人們,也許一輩子也難以糾正這一強刺激下的印象了。幾年來,我一再呼籲關心民運和未來的人們走出明星政治的怪圈、注重史料的整理與澄清,可以說與此不無關聯。 (64memo.com - 1989)


李晖 | 2 May, 2014 | 一般 | (9 Reads)

【我們本來有五六百人,現在只剩 下十多個人】是趙紫陽五四講話,周擁軍宣報復課後情況。周也因此遭革了常委的職位。為甚麼月七日又借為平反四.二六社論再煽動罷課?學生絕食要求對話是五四後再出來的重點。主動要求對話,爭取民主。橫幅有:“絕食罷課,要求對話”“誓與民主共存亡”。

他們實際如何對待對話。

1.    十三日絕食,要求對話。政府在十三日晚上閻明複找學生談話。

2.    十四日對話,談了三個多小時。因為懷疑被出賣了許多同學沖到對話場,打斷對話。最後吾爾開希總結道對話給破壞了,完全給學生破壞了 阻撓五一四對話是我最大的過失。103111

3.    十五日上午八點半,全國學聯、北京市學聯邀請北京高校50多名學生在政協禮堂與李鐵映、閻明複等對話。”

4.    十六日“零點三十五分,廣場上廣播中共中央辦公室、國務院辦公室領導人對絕食學生的講話”“傍晚,閻明複到廣場勸說

5.    趙紫陽在十七日的講話。

6.    十八日退出對話原因是絕食團指揮部的同學希望代表趕快回去 多年後辯說不是公開對話和李鵬在對話沒有讓步。”144

這就是他們對“絕食罷課,要求對話”對話方式。

【八九年的五月﹐我在廣場上瞎忙。有一天﹐一個人神秘地給了我一個名片﹐說是美國大使夫人包柏漪的﹐說有困難可找她】封從德黃雀行動                 

【當時中央情報局在北京的最顯眼的行動,是與廣場負責示威安全的小批小批的同學接觸。其中之一叫做(敢死隊),它最為激進。在五月中旬示威活動的高潮中,吉爾胡利先生前在香港和中國大陸招募的特務與(敢死隊)接觸,為的是評估運動領袖的素質,估量最後成功的機會,在天安門事件後的幾個月裏,當(敢死隊)成員成為營救核心力量時,這些早期接觸,被證明具有更大的價值】。P.262中央情報局的末日。這是不是真實月七日又借為平反四.二六社論再煽動罷課的原因

1-10 528與美國記者金培力作的錄影

1.    我覺得我必須為這四百多個孩子的生命負責。

2.    同學們老在問,我們下一步要幹什麼,我們能達到什麼要求。我心裏覺得很悲哀,我沒辦法告訴他們,其實我們期待 的就是,就是流血。就是讓政府最後,無賴至極的時候它用屠刀來對著它的,它的公民。

3.    下一步作為我個人,我願意求生下去。廣場上的同學,我想只能是堅持到底,等待政府狗急跳牆    的時候血洗。

4.      我們就是要在這裏流血,用我們的鮮血和生命來喚起民眾

5.    問:如果你是政府呢,你如何處理這些問題?想政府一定會瘋狂的報復我們這些人的,因為中國人的報復心很強。

6.    問:如果最理想的方法,你希望對話?    答:不可能

7.    問:這樣說就是作夢?         作夢,真是,做白日夢

8.    我們再失守這個陣地話,那麼中國就要復辟了。

9.    如果真是讓他們得逞了,那麼中國實際上要復辟,復辟四十年,七十年。 政府就勉強維持這種統一地位很快就會土崩瓦解。

10.想最終的就是推翻這個沒有人性的、不再代表人民利益的反動的政府,

11.如果是這個沒有人性的政府不推翻的話,中國人民永遠不會有希望,整個民族也不會有希望。 

12.我說政治犯判多少年?他說以前判三年,後來判五年,現在加到七年,後來加到十七年。當時我很悲哀,我在想十七年以後我出來就四十歲了,很不甘心的呀。

柴玲的錄影內容是和金培力編好,是演戲,做宣傳片,是向國外表明心態。內容:

1. 主要是宣傳中國共產黨是殘暴,血腥。2-4 

 2. 他如何對孩子的負責。1-4 

3. 她故意造成被迫害、壓迫的樣子。5,12  

4. 他們不打算妥協。6-8  

5. 一定要推翻這個政府。中國很快倒臺。9-11  

6. 她很覺得她偉大,敢做推翻政府的偉業。  

7. 不達目的誓不休。 故意造成所謂大屠殺情景.整個錄影沒談一句如何爭取民主。

王丹、柴玲和吾爾開希在五月二十九日的中外記者會。“十點聯合聲明“是故意製造中國內部鬥爭。特別是罷免李鵬趙紫陽留任

看看有沒有更多資料支援他們的言論

A. 要求我與她同行,離開廣場去南方,一道發動「聯省自治」。她當時感到廣場北京,若無全國支持,也獨樹難立,75

B. 據唐柏橋介紹,湖南一些軍政要人確已在五月底主動與學生聯絡,準備六月六日宣佈湖南自治---唐柏橋至今存有當時軍方起草的宣言「湖南應當愛國自治」。76

C. 當時有軍方元老手下的人來找到唐柏橋等同學,說他們已作好了大量準備工作,列印好了一份宣言,題為「湖南應該愛國自治」。(唐柏橋現在還有此稿,並給了我一份影本),並已準備在六月六日宣佈湖南自治,離事發只差二天。唐後來又瞭解到,廣東軍區、雲南省也有類似情況。183

【中央情報局擔任的角色,早在事件之前,便由李潔明決定幫助處境最危險的(民運)領袖前往西方預示出來。在五月的最後一周李潔明輕率地為二百多名中國人簽發簽證,包括學者,科學家和學生,有時甚置借錢給他們買火車票或機票去香港或其他安全地點。這筆錢從大使館的(特別應用基金)中撥付】。P.252中央情報局的末日月底又有一位戰友對我說﹐英美大使館給了幾十本護照(20還是40記不清了)問我要不要。封從德黃雀行動

五月四日後學生行動過情。

現在只剩下十多個人。

與(敢死隊)接觸。

派名片。

五月七日借為平反四.二六社論。

再煽動罷課?“絕食罷課,要求對話”“誓與民主共存亡”。

兩次正式對話沒理由的退出。五月二十日戒嚴後學生們還在天安門。

李潔明輕率地為二百多名中國人簽發簽證。

528日與美國記者金培力作的錄影。

五月二十九日的中外記者會“十點聯合聲明“是故意製造中國內部鬥爭,特別是罷免李鵬和趙紫陽留任。

五月三十日民主女神樹立。

六月六日宣佈湖南自治。

他們做好了圈套讓中國政府踩進去。學生自爭取到對話後,所有行動、言論、態度。沒有一點對話意願和爭取民主意向。

他們是爭取民主嗎?他們是打著爭取民主幌子,進行他們的陰謀。

如果想平反,請回答並解釋以下問題,證實他們的行為是合理,合情,合法的爭取民主,不是政變。

1.       五月七日捲土重來是為什麼看不到,他們有一點提及爭取民主和平反四.二六社論的行動。

2.       為什麼兩次正式對話沒理由的退出

3.    你們是爭取民主嗎

4.    如果為爭取民主,是應該珍惜每一個對話的機會。退出對話又沒有交代。這是負責任的態度嗎

5.    支聯會到現在還想矇騙。為什麼沒交代是如何退出兩次會談

6.    退出會談,戒嚴後繼續在廣場,你們還在堅持什麼

7.    你們是搞政變?真的要推翻“這個沒有人性的政府

8.    如果是爭取民主為什麼害怕會以政治犯被關

9.    什麼事,為什麼不能告訴同學?是不是你們已全拿了美國簽證

10.和要同學為你們的「聯省自治」去流血、送死?拒絕再跟政府對話,如何爭取民主

11.「聯省自治」,獨樹難立是什麼

12.六月六日宣佈湖南自治是什麼回事

共狗妄顧事實發表六四膠論 主持人謝志峰發火駁斥 @ 城市論http://www.youtube.com/watch?v=TgzW0VMFl-A 

為什麼劉曉波說他甚至希望中國由西方殖民三百年封從德天安門之爭81

也許這是他們要求的民主。

很多人認為中國共產黨倒臺,就會有民主。

1.    是不是真的會有民主

2.    誰領導中國

3.    學生領袖---能嗎

4.    會不會爆發內戰

5.    會不會分裂成34個國家

6.    會不會又回復到軍閥,內戰年代

7.    一個月內一千萬人湧進香港、臺灣、澳門。你們怎麼辦

美國的支持,不管是精神還是實質上的支持。對他們來說是非常大的鼓舞。因為,成功推翻政府與否、他們會被外國視為民主英雄,也有機會出國。出國就是當時他們的夢想。【我愛人說——在參加運動之前,我們一直在聯繫去美國留學,他託福考的很高,630,很有希望。】1 像他們這幫人,護照早就準備好了。這是推動他們捲土重來的動力當然香港提供支持的影響也不能忽視14

為什麼只有學生傷亡而沒有學生領袖傷亡?如果政府鎮壓是突發,傷亡不應該只有學生而沒有學生領袖。從這裏我們可以看到,學生領袖是完全知道什麼一回事。政府大概何時清場,如何清場,所以才掀動學生去做衝擊、挑釁政府的偏激行為。是希望用偏激手段迫使解放軍讓步,不能在六月六日前把他們趕離天安門。或要迫使解放軍用武力清場造成流血。如柴玲說我願意求生下去。廣場上的同學,我想只能是堅持到底,等待政府狗急跳牆的時候血洗。這也是學生領袖期待流血所渴望得到的結果。學生領袖為了他們一己的私利,才導致這麼大的傷亡。

民主!他們的聯省自治是否民主有多小民意支持柴玲說我沒辦法告訴他們1,這是隱瞞、騙。學生支持她是為爭取民主,不是為了(聯省自治),也不是為了推翻她所說的沒人性的政府。他們所得到的學生支持是靠騙、掀動得來。政府一直是很開放,對學生也是非常的容忍,特別是自趙紫陽從朝鮮回來後,政府一直很有耐心開解、回應學生,希望他們能回復理性。到了迫不得已才清場,何來像她在錄影中說的沒有人性的政府。沒想到他們會利用政府的善意進行陰謀。


李晖 | 2 May, 2014 | 一般 | (5 Reads)

說鄧小平鎮壓是不恰當。六月六日的關係,他一定要清場。不然到時整個國家的局面,就不能控制,他沒有選擇。身為國家領導人,對社會穩定和13億人民的福祉是責無旁貸。造成這麼大的傷亡主因是:

1.    學生領袖為了一己的私利,使用手段、故意掀動學生衝擊政府。

2.    目的是希望偏激手段可以迫使解放軍留手,讓步,不能在六月六日前把他們趕離天安門。或迫使解放軍用武力清場造成流血。

3.    是因為我願意求生下去。廣場上的同學,我想只能是堅持到底,等待政府狗急跳牆的時候血洗1,才有這麼大的傷亡。

4.    同時也是我說政治犯判多少年?他說以前判三年,後來判五年,現在加到七年,後來加到十七年。當時我很悲哀,我在想十七年以後我出來就四十歲了,很不甘心的呀。1藉口的推動。

5.    這也是學生領袖期待流血所渴望得到的結果。

6.    成功推翻政府與否、他們會被外國視為民主英雄,也可以出國。89年去美國是他們夢寐以求的。

7.    因為有外國的支持,才出現以上一連串的不合邏輯、不理性,不可以解釋的所謂爭取民主的行動、  態度、言論。一個誘人的必贏方案。

鄧小平的清場行動是迫不得已。我們看他處理這事件有沒有過分使用武力,解放軍是否屠殺。

1.      CNN經典的視頻看到一個人擋著一列坦克。清場是像他們所說的屠殺,那個人應該會被坦克輾過,這不是跟CNN演戲。

2.      香港電視新聞,暴徒火燒坦克。一個解放軍想從著火的坦克逃出,但是給暴徒硬生生的塞回去,活活燒死。

3.      政府在清場前用廣播器大聲高呼,要學生從西北角撤退,學生到那時候還在堅持什麼?

4.      youtube上的每一個視頻,清晰的聽到只有一支機槍的聲音。整隊解放軍只有一支槍。那是亂槍掃射、屠殺嗎?

5.      事後統計學生死亡人數是188人,政府公報是247。如果是屠殺,比例應該是188比零而不是18859。從這裏我們看到當時那些學生領袖是有圖謀。他們故意掀動學生去衝擊政府才做出這麼大的傷亡。這是「用我們的鮮血和生命來喚起民眾1的結果。

6.          六四亞視新聞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A8jd39m6w梁曉燕狠批學運領袖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ORGzvTLphM 6 2日香港新聞 (六四事件)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ImuLwalK0E&NR=1六四人民解放軍向群眾開槍實碌http://www.youtube.com/watch?v=dePkDe74KT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R2_fjvNzv0

7.      BBC記者辛普森回憶:香港太陽報2013522-http://the-sun.on.cc/cnt/china_world/20130522/00423_023.html       一九八九年他到北京天安門採訪時,目睹一群憤怒學生把多名士兵從裝甲車上拉下來毒打,遂出手阻止,以免士兵被打死。  

8.      英國廣播公司(BBC)六十八歲退休記者辛普森(John Simpson)訪問記錄。英文原文網址如下: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2328100/The-day-I-fought-Chinese-army-John-Simpson-Veteran-journalist-reveals-stopped-students-attacking-soldiers-Tiananmen-Square-protests.html#ixzz2U0Lgv2uy

1963年馬丁路德金說我有一個夢,美國政府做了什麼?什麼也沒做,繼續讓他發夢。天安門事件二十年後的佔領華爾街,美國政府不讓他們留在華爾街的廣場過夜。簡接是把他們趕走,也沒有跟他們對話。相比美國的今天,當時的中國是開放多。事實上也是全世界至今最開放的時候,只可惜被那些卑鄙無恥的學生領袖為了個人利益,破壞這大好環境。這次學運對中國的發展和人民做成很大的傷害。13多億中國人全輸了,唯一贏的只有學生領袖和利用天安門事件撈好處的政棍。

請問天安門學生和他們的媽媽,如果他們不是爭取民主,是搞動亂,政變。你會否支持會,就不要向政府追究。不會,就應該跟學生領袖追討。就是因為同學們老在問,我們下一步要幹什麼---我沒辦法告訴他們」。天安門的媽媽,希望你們看過這文章後明白,誰應該對你們孩子的死負責,還要他們背上搞動亂的黑窩、駡名。可憐的天安門孩子,他們的純情愛國心給學生領袖出賣、糟蹋。http://leefaied.mysinablog.com/index.php     http://hkorbitco.blog.163.com/                   李暉 香港 2014                                             

528日與美國記者金培力(Philip Cunningham)作的錄影講話     http://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1D2DEC95E706C03B

中央情報局的末日        封從德黃雀行動 

天安門之爭封從德                                  http://www.june4commemoration.org/2/post/2014/01/appeal-now-available-in-thai.html#comments


李晖 | 2 May, 2014 | 一般 | (2 Reads)

【我們本來有五六百人,現在只剩 下十多個人】是趙紫陽五四講話,周擁軍宣報復課後情況。周也因此遭革了常委的職位。為甚麼月七日又借為平反四.二六社論再煽動罷課?學生絕食要求對話是五四後再出來的重點。主動要求對話,爭取民主。橫幅有:“絕食罷課,要求對話”“誓與民主共存亡”。

他們實際如何對待對話。

1.    十三日絕食,要求對話。政府在十三日晚上閻明複找學生談話。1

2.    十四日對話,談了三個多小時。因為懷疑被出賣了許多同學沖到對話場,打斷對話。最後吾爾開希總結道對話給破壞了,完全給學生破壞了 阻撓五一四對話是我最大的過失。4103111

3.    十五日上午八點半,全國學聯、北京市學聯邀請北京高校50多名學生在政協禮堂與李鐵映、閻明複等對話。”

4.    十六日“零點三十五分,廣場上廣播中共中央辦公室、國務院辦公室領導人對絕食學生的講話”“傍晚,閻明複到廣場勸說

5.    趙紫陽在十七日的講話。

6.    十八日退出對話原因是絕食團指揮部的同學希望代表趕快回去 多年後辯說不是公開對話和李鵬在對話沒有讓步。”144

【八九年的五月﹐我在廣場上瞎忙。有一天﹐一個人神秘地給了我一個名片﹐說是美國大使夫人包柏漪的﹐說有困難可找她】封從德黃雀行動                   【當時中央情報局在北京的最顯眼的行動,是與廣場負責示威安全的小批小批的同學接觸。其中之一叫做(敢死隊),它最為激進。在五月中旬示威活動的高潮中,吉爾胡利先生前在香港和中國大陸招募的特務與(敢死隊)接觸,為的是評估運動領袖的素質,估量最後成功的機會,在天安門事件後的幾個月裏,當(敢死隊)成員成為營救核心力量時,這些早期接觸,被證明具有更大的價值】。P.262中央情報局的末日。是不是這原因

1-10 528與美國記者金培力作的錄影

1.    我覺得我必須為這四百多個孩子的生命負責。

2.    同學們老在問,我們下一步要幹什麼,我們能達到什麼要求。我心裏覺得很悲哀,我沒辦法告訴他們,其實我們期待 的就是,就是流血。就是讓政府最後,無賴至極的時候它用屠刀來對著它的,它的公民。

3.    下一步作為我個人,我願意求生下去。廣場上的同學,我想只能是堅持到底,等待政府狗急跳牆    的時候血洗。

4.      我們就是要在這裏流血,用我們的鮮血和生命來喚起民眾

5.    問:如果你是政府呢,你如何處理這些問題?想政府一定會瘋狂的報復我們這些人的,因為中國人的報復心很強。

6.    問:如果最理想的方法,你希望對話?    答:不可能

7.    問:這樣說就是作夢?         作夢,真是,做白日夢

8.    我們再失守這個陣地話,那麼中國就要復辟了。

9.    如果真是讓他們得逞了,那麼中國實際上要復辟,復辟四十年,七十年。 政府就勉強維持這種統一地位很快就會土崩瓦解。

10.想最終的就是推翻這個沒有人性的、不再代表人民利益的反動的政府,

11.如果是這個沒有人性的政府不推翻的話,中國人民永遠不會有希望,整個民族也不會有希望。 

12.我說政治犯判多少年?他說以前判三年,後來判五年,現在加到七年,後來加到十七年。當時我很悲哀,我在想十七年以後我出來就四十歲了,很不甘心的呀。

柴玲的錄影內容是和金培力編好,是演戲,做宣傳片,是向國外表明心態。內容:

1. 主要是宣傳中國共產黨是殘暴,血腥。2-4 

 2. 他如何對孩子的負責。1-4 

3. 她故意造成被迫害、壓迫的樣子。5,12  

4. 他們不打算妥協。6-8  

5. 一定要推翻這個政府。中國很快倒臺。9-11  

6. 她很覺得她偉大,敢做推翻政府的偉業。  

7. 不達目的誓不休。 故意造成所謂大屠殺情景.整個錄影沒談一句如何爭取民主。

王丹、柴玲和吾爾開希在五月二十九日的中外記者會。“十點聯合聲明“是故意製造中國內部鬥爭。特別是罷免李鵬趙紫陽留任

看看有沒有更多資料支援他們的言論

A. 要求我與她同行,離開廣場去南方,一道發動「聯省自治」。她當時感到廣場北京,若無全國支持,也獨樹難立,75

B. 據唐柏橋介紹,湖南一些軍政要人確已在五月底主動與學生聯絡,準備六月六日宣佈湖南自治---唐柏橋至今存有當時軍方起草的宣言「湖南應當愛國自治」。76

C. 當時有軍方元老手下的人來找到唐柏橋等同學,說他們已作好了大量準備工作,列印好了一份宣言,題為「湖南應該愛國自治」。(唐柏橋現在還有此稿,並給了我一份影本),並已準備在六月六日宣佈湖南自治,離事發只差二天。唐後來又瞭解到,廣東軍區、雲南省也有類似情況。183

【中央情報局擔任的角色,早在事件之前,便由李潔明決定幫助處境最危險的(民運)領袖前往西方預示出來。在五月的最後一周李潔明輕率地為二百多名中國人簽發簽證,包括學者,科學家和學生,有時甚置借錢給他們買火車票或機票去香港或其他安全地點。這筆錢從大使館的(特別應用基金)中撥付】。P.252中央情報局的末日月底又有一位戰友對我說﹐英美大使館給了幾十本護照(20還是40記不清了)問我要不要。封從德黃雀行動──1989

五月四日後學生行動過情。

現在只剩下十多個人。

與(敢死隊)接觸。

派名片。

五月七日借為平反四.二六社論。

再煽動罷課?“絕食罷課,要求對話”“誓與民主共存亡”。

兩次正式對話沒理由的退出。

五月二十日戒嚴後學生們還在天安門。

李潔明輕率地為二百多名中國人簽發簽證。

528日與美國記者金培力作的錄影。

五月二十九日的中外記者會“十點聯合聲明“是故意製造中國內部鬥爭,特別是罷免李鵬和趙紫陽留任。

五月三十日民主女神樹立。

六月六日宣佈湖南自治。

他們做好了圈套讓中國政府踩進去。學生自爭取到對話後,所有行動、言論、態度。沒有一點對話意願和爭取民主意向。

他們是爭取民主嗎?他們是打著爭取民主幌子,進行他們的陰謀。

如果想平反,請回答並解釋以下問題,證實他們的行為是合理,合情,合法的爭取民主,不是政變。

1.       五月七日捲土重來是為什麼看不到,他們有一點提及爭取民主和平反四.二六社論的行動。

2.       為什麼兩次正式對話沒理由的退出

3.    你們是爭取民主嗎

4.    如果為爭取民主,是應該珍惜每一個對話的機會。退出對話又沒有交代。這是負責任的態度嗎

5.    支聯會到現在還想矇騙。為什麼沒交代是如何退出兩次會談

6.    退出會談,戒嚴後繼續在廣場,你們還在堅持什麼

7.    你們是搞政變?真的要推翻“這個沒有人性的政府

8.    如果是爭取民主為什麼害怕會以政治犯被關

9.    什麼事,為什麼不能告訴同學?是不是你們已全拿了美國簽證

10.和要同學為你們的「聯省自治」去流血、送死?拒絕再跟政府對話,如何爭取民主

11.「聯省自治」,獨樹難立是什麼

12.六月六日宣佈湖南自治是什麼回事

共狗妄顧事實發表六四膠論 主持人謝志峰發火駁斥 @ 城市論http://www.youtube.com/watch?v=TgzW0VMFl-A 

為什麼劉曉波會獲取諾貝爾和平獎?是不是以下的原因他甚至希望中國由西方殖民三百年。4封從德天安門之爭81

很多人認為中國共產黨倒臺,就會有民主。

1.    是不是真的會有民主

2.    誰領導中國

3.    學生領袖---能嗎4.    會不會爆發內戰

5.    會不會分裂成34個國家

6.    會不會又回復到軍閥,內戰年代

7.    一個月內一千萬人湧進香港、臺灣、澳門。你們怎麼辦

美國的支持,不管是精神還是實質上的支持。對他們來說是非常大的鼓舞。因為,成功推翻政府與否、他們會被外國視為民主英雄,也有機會出國。出國就是當時他們的夢想。【我愛人說——在參加運動之前,我們一直在聯繫去美國留學,他託福考的很高,630,很有希望。】1 像他們這幫人,護照早就準備好了。這是推動他們捲土重來的動力當然香港提供支持的影響也不能忽視14

為什麼只有學生傷亡而沒有學生領袖傷亡?如果政府鎮壓是突發,傷亡不應該只有學生而沒有學生領袖。從這裏我們可以看到,學生領袖是完全知道什麼一回事。政府大概何時清場,如何清場,所以才掀動學生去做衝擊、挑釁政府的偏激行為。是希望用偏激手段迫使解放軍讓步,不能在六月六日前把他們趕離天安門。或要迫使解放軍用武力清場造成流血。如柴玲說我願意求生下去。廣場上的同學,我想只能是堅持到底,等待政府狗急跳牆的時候血洗。這也是學生領袖期待流血所渴望得到的結果。學生領袖為了他們一己的私利,才導致這麼大的傷亡。

民主!他們的聯省自治是否民主有多小民意支持柴玲說我沒辦法告訴他們1,這是隱瞞、騙。學生支持她是為爭取民主,不是為了(聯省自治),也不是為了推翻她所說的沒人性的政府。他們所得到的學生支持是靠騙、掀動得來。政府一直是很開放,對學生也是非常的容忍,特別是自趙紫陽從朝鮮回來後,政府一直很有耐心開解、回應學生,希望他們能回復理性。到了迫不得已才清場,何來像她在錄影中說的沒有人性的政府。沒想到他們會利用政府的善意進行陰謀。

說鄧小平鎮壓是不恰當。六月六日的關係,他一定要清場。不然到時整個國家的局面,就不能控制,他沒有選擇。身為國家領導人,對社會穩定和13億人民的福祉是責無旁貸。造成這麼大的傷亡主因是:

1.    學生領袖為了一己的私利,使用手段、故意掀動學生衝擊政府。

2.    目的是希望偏激手段可以迫使解放軍留手,讓步,不能在六月六日前把他們趕離天安門。或迫使解放軍用武力清場造成流血。

3.    是因為我願意求生下去。廣場上的同學,我想只能是堅持到底,等待政府狗急跳牆的時候血洗1,才有這麼大的傷亡。

4.    同時也是我說政治犯判多少年?他說以前判三年,後來判五年,現在加到七年,後來加到十七年。當時我很悲哀,我在想十七年以後我出來就四十歲了,很不甘心的呀。1藉口的推動。

5.    這也是學生領袖期待流血所渴望得到的結果。

6.    成功推翻政府與否、他們會被外國視為民主英雄,也可以出國。89年去美國是他們夢寐以求的。

7.    因為有外國的支持,才出現以上一連串的不合邏輯、不理性,不可以解釋的所謂爭取民主的行動、  態度、言論。一個誘人的必贏方案。

鄧小平的清場行動是迫不得已。我們看他處理這事件有沒有過分使用武力,解放軍是否屠殺。

1.      CNN經典的視頻看到一個人擋著一列坦克。清場是像他們所說的屠殺,那個人應該會被坦克輾過,這不是跟CNN演戲。

2.      香港電視新聞,暴徒火燒坦克。一個解放軍想從著火的坦克逃出,但是給暴徒硬生生的塞回去,活活燒死。

3.      政府在清場前用廣播器大聲高呼,要學生從西北角撤退,學生到那時候還在堅持什麼?

4.      youtube上的每一個視頻,清晰的聽到只有一支機槍的聲音。整隊解放軍只有一支槍。那是亂槍掃射、屠殺嗎?

5.      事後統計學生死亡人數是188人,政府公報是247。如果是屠殺,比例應該是188比零而不是18859。從這裏我們看到當時那些學生領袖是有圖謀。他們故意掀動學生去衝擊政府才做出這麼大的傷亡。這是「用我們的鮮血和生命來喚起民眾1的結果。

6.          六四亞視新聞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A8jd39m6w梁曉燕狠批學運領袖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ORGzvTLphM 6 2日香港新聞 (六四事件)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ImuLwalK0E&NR=1六四人民解放軍向群眾開槍實碌http://www.youtube.com/watch?v=dePkDe74KT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R2_fjvNzv0

7.      BBC記者辛普森回憶:香港太陽報2013522-http://the-sun.on.cc/cnt/china_world/20130522/00423_023.html       一九八九年他到北京天安門採訪時,目睹一群憤怒學生把多名士兵從裝甲車上拉下來毒打,遂出手阻止,以免士兵被打死。  

8.      英國廣播公司(BBC)六十八歲退休記者辛普森( 留言(0) | 引用(0)


李晖 | 18 April, 2014 | 一般 | (6 Reads)
問:不要要求太高,因為政府是政府,我們的美國政府也不怎麼好,美國政府不是人人都相信,站在你們這一邊。因為我們美國和英國朋友都是非常非常崇拜你們的。(不清)而且我相信你們學生(不清)偉大成果,這算不了什麼。這種,我覺得太客氣了,用中國話來講。我們在這之前,因為我們對出國報有幻想。我們的同學對我們講,不要以為到了美國就是一個天國,不是的。到了那邊華 人很多的地方,中國人的孽根性又表現出來,他們又會互相的勾心鬥角,不團結。我現在就特別想說,就說你們在國外有很好的,自由的,比中國好得多的自由民主 的機會,你們千萬不要再這樣,再這樣殘殺,首先在國外的中國人,華人要團結起來。我希望他們能夠這樣,因為這麼多的孩子,他們在用生命來爭取。你們那些沒 有遭到生命危險的人,應該來做一些工作,至少消除一些隔閡和私慮,不要再孤立,為這個民族考慮考慮。十一億中國人民不能都亡。(哭)http://share.chaoxing.com/view/4eeecf2044b52c3ac21f5597_1.html 

李晖 | 18 April, 2014 | 一般 | (6 Reads)

 問:你們對官倒、反腐敗的問題怎麼看?
  官倒反腐敗是廣大人民群眾,很強烈地要求政府作自我檢討,自我來監督政府的一些腐敗現象,因為以前一直是什麼黨政一體,黨軍一體,公安也是一體的。沒有任何能夠強有力地,就是有一個獨立的什麼黨,政府和其他的各黨派也有領導關係,沒有任何一個,途徑,沒有任何一個機構能監督它,所以它可以為所欲為。
  問:去年人們談論中國學生愛錢,愛賺錢什麼的,很多人也沒想到,今年會這麼大規模遊行。
  我想在這之前,由於這個,整個體制改革措施的相當的失敗,中國人開始逐漸失去了信仰,他們沒有信念,就很功利地,很實際地滿足於基本的生存要求,他們就靠這個,無信仰地生活著。這次整個運動也有一個,有很多很多的勝利,我想中國人重新找到一種信念,就是中國問題要靠中國人民來解決,而不是靠政府,也不是靠這個國際的什麼輿論,必須靠中國人民自己來解決這個問題,很多青年人,很多市民,很多工人和農民,也開始覺醒。
  問:你們有沒有受到毛澤東的影響?(不清)
  沒有,我想至少從我這。我是一種什麼樣的狀態呢?我很喜歡過一種安詳的,有一些baby,有一些小動物的那樣的,那種,我可以和孩子們在一起,搞自己的研究,來培養下一代。我很希望過這種很平靜,安詳的生活。
  我可以坦率地說,我沒有,沒有很多虛榮心,功利心。我,我和封叢德結婚,當時那時候很簡陋,但我們很天然地滿足這種,而且享受這種生活帶來的安詳和寧靜。我們一直在,儘管很多人都在賺錢,但是我們也很艱苦,我們也拼命地賺錢,但我們不是為了賺錢而賺錢,而是為了……,我們都很堅定,我們現在很艱苦,但是我們都是在搞事業,真正願意獻身事業那樣。不知道你們理解不理解。
  在此之前,我們一直認為靠知識救國,就是到了四月二十號那一天,我覺得,我覺得那時候是一種良心,我參加運動始終是一種良心,因為我跟同學講了,我們現在在這兒爭取民主實際是在給每一個中國人在爭取一種權利,自己的權利和利益。我特別想告訴每一位同學,每一個工人,每一個市民,每一個知識份子,甚至每一個便衣,每一個士兵,就是說我們同學拼著性命在爭取這個權利也有你們的一份。如果是在大家捨生忘死爭取這個權利的鬥爭中,我坐一邊,不去衝鋒陷陣,不去冒這個風險,一旦這個權利到來的時候,我說,給我拿來吧,不要少了我的一份。那個時候我覺得我很慚愧,我做不出這種事情來,我想命中註定我就是這樣一種角色,因為只要你有良心,你就會站出來,你就會走到這一步。
  問:你有沒有可佩服的英雄,理想的英雄?
  我想,譚祠同。給大家一種感覺。他說,我以吾血鑒中華,我用我的鮮血來喚醒民眾。我想在我們絕食的時候也是有這種感覺的。
  問:(不清)甘地,美國的馬丁·路德金的影響?
  我想,作為我來說,我想我的所有的作為都是很天然的,我以前對政治並不是特別感興趣,也絕對不想作一個什麼精神領袖什麼的來獻身。我想搞的就是我安心地搞我的事業,過一種很安詳的生活。也許別的人有這種想法,也有很多思考。
  問:(不清)廣場上的毛澤東象(不清)?
毛澤東作為這個人來說,他不值得佩服,因為如果是毛澤東時代,這種殘酷鎮壓也發生過,而且也會發生。我不欣賞他。
  問:有人說把你們的運動和文化大革命比,你有什麼感覺?
  我覺得他們的想像力太低下。這是一場劃時代的——我在13號參加絕食時我就跟同學講,我說作為我們每一個參加絕食的同學,作為我們每一個所謂的領袖,甚至作為政府每一個人,作為每一個全國人民,都沒有想到,整個中國的學運已經起了劃時代的飛躍;他們誰都沒有想到,而且一種老性的思維,無論是政府還是學運領袖,他們總是在犯一些錯誤,就是他們用以前的偏見來衡量這次運動。
  (斷)
  (哭)我父親來過北京,那個時候是在五一的時候。我跟我愛人結婚的時候,我們倆感情上有時候有點磨擦,吵架什麼的,回家的時候我就跟我父母講,我父親就很擔心,他非常非常鍾愛我。他就很擔心,他很希望,帶來好多吃的來看我們,就很希望能跟我們一快玩玩,因為五一,北京氣候不錯,把我妹妹也帶來了。
  但是他一來他就知道,我和小封,就是我愛人都已捲入這場學潮了,他一直很擔心。而且我們一直忙在北大籌委會工作,沒有時間陪他。那天晚上他說我要回家了,他說我得走,因為我覺得我在這也幫不上你什麼忙。他說你怎麼辦,怎麼跟我聯繫,我說我隔三天給你拍一封電報,跟你說我平安。以後我把這個事情委託一位朋友做這件事情。
  他突然說,(哭)他說,“萬一,”他差點要哭,他說:“萬一我收不到電報呢?”
  那時候我就說,“笆爸就不要再來了,來北京也沒有用了。”(哭)
  我差點要撲上去,我差點要哭了,我爸爸拍拍我說,“不要這樣,不要哭著告別,再見
再見。”(哭)
他一直很難過。他去濟南。我妹妹是讀醫科大學的,他說:“我用自己一生的心血培養了兩個珍珠,怎麼都捲進來了?”因為我妹妹他們也受了一些影響。她說,”我太佩服姐姐了,“她這樣講。我真……
  我父親,他一直非常要強,有責任心。他是個大夫,他本來可以在事業上很順利,但最近一下裁軍,結果部隊就是(不清)地方編制,不再屬於部隊了。他們這一代人的(不清)很希望,以前他們一直寄託一種平等的靠工作努力然後升級,一步步地,他就希望有自己事業上的要求。可是一下希望就沒有了,而且大家很亂,都在賺錢,都在覺得怎麼怎麼樣。他們覺得他們這一生的信念怎麼一下子全垮了。我覺得我父親他很悲哀,我經常替他們難過。我跟他討論,他說不對,我們對國家還是很有感情的,他說我是農民的兒子,他能成就到今天,也是共產黨的培養。我說我不相信他,我說共產黨愚弄了你們這一代人,我說你們本來可以得到的更多更多。可是共產黨嘛……
  問:他能不能理解?
  他能理解。他說,我父親就後來說,你們可以有自己的想法,他說因為你們這一代沒有我們這一代的經歷,所以你們可以有自己的想法。我父親是很開明的人(哭)
  ?因柴玲要求,此處刪去約250?
  問:如果你是政府呢,你如何處理這些問題?
  我想政府一定會瘋狂的報復我們這些人的,因為中國人的報復心很強,我不報任何幻想。
  問:如果是理想的方法,你希望對話?
  不可能。
  問:這樣說就是作夢?
  作夢,真是,做白日夢。
  問:但是很明顯你們還是希望解決幾個問題的。
  我當時,第一次對話不是中斷了嗎,當時我拿了五頁的絕食書,我希望在對話實現場直播,我想放一下,讓全國人民聽聽我們絕食的同學怎麼想,讓他們瞭解我們為什麼。我當時報這幻想,我可以感化他們。
  問:政府中有沒有人支持你們?(不清)
  肯定有這樣的人的。而且我感覺到,如果人民的力量很堅強的話,政府就勉強維持的這種統一地位很快就會土崩瓦解,包括那些投機派,也會站在人民這一邊的。但是必須靠全中國人民,全世界人民都團結起來。
  問:你希望其他城市市民,什麼上海、西安,也參加運動?
  因為說句實在話,我覺得這場運動它很多地方都不太成熟。
  首先這個機會很偶然,誰也沒想到胡耀邦會逝世。而且在這之前我們整個這個,就是中國人民,經歷了思想很混亂,沒有信念,沒有理想這麼一個階段。這次整個的運動是學生和人民天然的一種民主意識的一種大暴露,知識界和理論界就遠遠的落後在這個之外。他們沒有給這個運動提供任何一套成形的理論。
  而且我想這次最偉大的一個勝利就在於人們利益自發的一個大的展示。我相信天然的東西,我不相信現成的理論,我對理論、名人、權威全部沒有迷信感,我不知道這樣好還是不好,但我就是這樣的人。
  問:下一步呢?
  下一步作為我個人,我願意求生下去。廣場上的同學,我想只能是堅持到底,等待政府狗急跳牆的時候血洗。
  不過我相信一次大的革命很快就要到來的,要是他敢採取下策的話,即使不敢採取下策,保留一些火種和力量,在下一次革命中我們一定會站出來。我雖然對政治沒有興趣,但我只要有良心,在下一次運動開始的時候,我想我還會再站出來,如果我還活著的話。
  我想最終的就是推翻這個沒有人性的,不再代表人民利益的反動的政府,而建立一個人民自由的政府,而讓中華人民真正地站起來,讓一個人民的共和國真正地誕生。
  問:對改革現代化的方式怎麼樣看?
  我沒有說,但是我覺得這樣的改革不對頭,因為它扶起來的不是人民,而是那些有權勢的那些人。這種改革雖然帶來一些表面上的經濟繁榮,但實際上把廣大人民,廣大知識份子都推上了一種沒有希望,沒有奔頭的那種……我接觸了各個層次的人,有些即使是得利者,如個體戶,有些什麼財團,企業家,還有那個很精明的學生,還有一些工人,市民,都紛紛沒有安全感。很多人都流到國外去。我覺得這個國家快亡了,快亡國了。到這種程度。
  同學喊出了一個口號,說“人民是我們的人民,國家是我們的國家,我們不喊誰喊,我們不做誰做?”我想這次人民和同學都站起來,自己救自己的國家和民族。但為什麼我一直,在這之前我一直很願意科學救國。
  當時我參加運動的時候,也就是25號那天,在425日那天在籌委會,當時可能混進了便衣或什麼,我們在聊天,我說政治犯判多少年?他說以前判三年,後來判五年,現在加到七年,後來加到17年。當時我很悲哀,我在想十七年以後我出來就四十歲了,很不甘心的呀。
  (電話鈴響?
  那天正好我接到國外以前一個很要好的朋友來信,跟我說我不贊成大家都出國留學,但是心理學到國外來學,這是一定的。我一直是很願意通過科學救國的。我覺得這場民主運動的最根本的勝利,不是只是為了希望,我覺得民主是保證大家的一種平等的自由的生存的權利和努力的方式,保證他們的成果得到承認,而不是被少數人給侵吞去,讓每個人勞有所得,所有人都能夠很平等很自覺地建設我們的國家,建設我們的民……發揚光大我們的民族。

   但是我認為最根本的,就是在民主機制建立以後,還可以有一批人通過科學來真正救我們的國家。我一直這樣想,但是這次我覺得,如果是這個沒有人性的政府不推翻的話,中國人民永遠不會有希望,整個民族也不會有希望。

我是想,雖然我想去國外留學,但是如果我們自己國家能解決自己問題,為什麼要到國外去呢?為什麼把我們的建設、我們的青春、我們的才華都獻給國外?應該 獻給我們自己的民族,因為這個民族太貧困太落後了,需要很多人為她獻身,為她奮鬥。(哭)可是這個國家,這種統治,這種制度讓那麼多的人都走了。我們接觸 了各個階層的人,都沒有安全感,沒有奔頭,都喜歡去領到綠卡。

問:你看這你們三十號撤出來有沒有一些堅定分子繼續留在廣場?

十號撤離這個決議是所謂的愛國維憲各界會議決定的。他們造成了很壞的影響,當時我也在,但是我沒有很明確的意識到有這麼大的危害力。同時,興奮點集中與他 們有一些人要通過這個運動樹一些自己的形象,什麼什麼的,而且我沒有堅決抵制這種東西。他們這些人決定在新聞招待會上發佈,來不及再更改了。但是後來我們 一再聲明,還造成很壞的影響。但是可以說肯定有人堅持下去的,因為我就想告訴大家,現在廣場是我們唯一的陣地了,我們再失守這個陣地話,那麼中國就要復辟 了,我想每個同學都有自己的判斷。

問:你自己會繼續在廣場堅持嗎?

我想我不會的。問:為什麼呢?

因為我跟大家不一樣。我是上了黑名單的人。被這樣的政府殘害,不甘心。我要求生。我就這樣想。我不知道會不會有人說自私什麼的,但是我覺得,我的這些工作,應該有人來接著幹下去,因為這種民主運動不是一個人能幹成的。這段話先不要披露,好嗎?

問:你們最開始跟胡耀邦(不清)有什麼關係?

這是一個藉口,我想,借機。

問:四月二十六號那個社論……

四二六,二十六號社論,大家,就說社論激起大家更大的義憤,因為以前從文革一直是這樣,他們希望通過什麼一報兩刊來一篇社論,大家熱情馬上就打下去,他們這種辦法來管得很有效,所以這次同樣如法炮製,而那個新聞措辭、這個組織都很一致。

問:和文革時一樣?

就是。誰在搞文革?是我們同學?人民?還是他們少數人?僅僅是因為他們掌握了輿論工具,所以我們為什麼要求對話?也就是希望能夠把這個人民的思想傳播開來,他們絕對不會給這種機會的。(歎氣)

問:你對外國報章、外國朋友有什麼話?國外的。

外的,我剛才已經說了,我就希望,我想,我以前曾經聽到種種傳說,說我們再堅持兩天,戒嚴令還不撤除的話,那麼布希就講對鄧小平的政府不予承認(笑)還說 中國的外交力量,他們就不再承認這個政府。 時我們還曾報過幻想,認為通過外界輿論,能夠促使我們的內部得到一些成果,但是今天我跟你講,我覺得不對,可能政府大部份,他們有利益上的一些要求,他 們在這方面不會這樣的。但是我呼籲全世界的、有正義感的,良心,我不知在國外有沒有這個字眼,他們如果能站起來,他們如果能分清是非,而且共同支持中國作 為這樣落後國家的這些很弱的,赤手空拳的學生和人民,他們這種民主救亡運動,通過他們的行動。政府現在已經不要臉了,不怕輿論,不怕流血,什麼都不怕了。 當是如果全世界人民都抵制它,不再承認你這個政府,不再承認你們這一小撮,那麼我想對中國人民應該是很大的支援。

問:我相信,國外的人民,老百姓一定很支持你們,可是我們的政府也不一定好。

我想是。


李晖 | 18 April, 2014 | 一般 | (5 Reads)
有人一再主張撤,這撤,唯一高興的就是政府。我悲哀的是什麼呢?我是總指揮,我一再要求這個權力,掌握這個權力,就是為了抵制這種妥協,這種投降派。而且作為北京高聯和外高聯,外校的高聯,他們很願意要這種權力。  作為一些知識階層的人,成立了一個知識……什麼各界聯合會議,愛國維憲委員會,在昨天會上我很憤……憤慨,因為我感覺到這些人也是在利用學運重新塑造他們的形象。我一再抵制這種傾向,象劉曉波把吾爾開希(斷)
  對不起,上面說的可以刪一下嗎?要推舉他作發言人什麼的。我在運動中對這類人有些看法,吾爾開希,就是他,曾經利用他的影響,他所處的那種領袖地位,對整個學運產生了很大的破壞作用。這已經發生兩次了,最後一次給我們堅決抵制,而且罷免了。但現在他們有些人要重新樹他這個形象。
  問:吾爾開希……
  這個我們沒有證據。感覺就是一些,或者是角度、思考方法不對。當時我跟,還有封叢德,我們說:“對不起,我們感到我們跟這次會議的氣氛整個很不協調,我們要求退出指揮部在這個各界聯席會議上的席位。
  問:那個會(不清)是最好的是哪一段時間?
  最好,最團結的,就是絕食團最初的那段日子,那時民眾也很支持,很關懷,那時喚醒的是市民的那種感性、感情,慈父心腸,慈母心腸。而且政府在絕食第七天的時候,對同學施加暴力,市民們自動地去用自己的軀體去阻攔軍車。我想那是最輝煌的一頁,一下子讓市民看清了政府的嘴臉,法西斯的嘴臉,但現在他們通過種種控制,比如說扣除獎金,開除黨籍,等等的這些東西把市民重新給統治住。我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政府這方面已經逐漸的穩固了。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我們在天安門廣場堅持,等待看一看人民能不能真正團結起來,因為到最後只有是人民跟這個與人民作對的政府來較量了。
  同學們老在問,我們下一步要幹什麼,我們能達到什麼要求,我心裏覺得很悲哀,我沒辦法告訴他們,其實我們期待的就是,就是流血。就是讓政府最後,無賴至極的時候它用屠刀來對著它的,它的公民。我想,也只有廣場血流成河的時候,全中國的人才能真正擦亮眼睛。(哭)他們真正才能團結起來。
  但是這種話怎麼能跟同學們說?尤其可悲的是,有一些同學,有一些什麼上層人士,什麼什麼人物名流,他們居然為了達到個人的目的,完成自己的一些交易,拼命地在做這個工作,就是幫助政府,或者不讓政府采取這種措施,而在政府最終狗急跳牆之前把我們瓦解掉,分化掉,讓我們撤離廣場。如果是這種同學們自我崩潰,自我瓦解這樣一種情況下,我們要,要撤回原地的話,那麼中國就會這樣的一種情況:黨內的所有的比較先進的什麼思想有點民主意識的人,還有歷次運動中,象什麼四五運動,象什麼反自由化,清除精神污染歷次運動中沒有被打下去的人,這次一下全被清洗乾淨。而且鄧小平就說了,是有極少數的人,黨內有,好象社會上也有,學生中也有一小撮。
  問:那麼(不清),因為鄧小平他們說,學生這些事為什麼能發生,因為他們沒有做他們的工作,沒有加以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
  我知道,就是這個意思。完了,讓我說吧。他們就會認為,或者他們就會把以前的沒有徹底進行的工作,象反自由化清除乾淨的工作繼續做下去。把一大批這次運動中先進的領袖,學生領袖,和知識界的人物,社會上的人,各階層的人士,還有黨內的,軍內的一些能與他們相抵制的,代表一些人民利益和呼聲的這樣一些人全部清洗乾淨,然後他們可以控制或軍管新聞機構,重新把全國的局勢穩定下來,終於恢復到一種表面上很安定,很統一的那種“大一統”狀態,然後重新搞他們所謂的改革開放,際上中國要,中國要真是讓他們得逞了,那麼中國實際上要復辟,復辟四十年,七十年。因為如果這樣一大批的人被屠殺,被監禁,被他們殘害,多少年以後民族才敢站起來呢?不知道。
  問:他們就是用謀殺?
  還有逮捕起來以後打,讓你精神分裂,對待魏京生就是這種手段。
  所以我覺得很悲哀。這些話沒有辦法直接跟同學講,跟同學說,我們就是要在這裏流血,用我們的鮮血和生命來喚起民眾,同學們肯定會這樣做的,但是,他們年輕的孩子們(哭)
  (斷)
  所以從知識界聯合會回來以後,我就去與當時來負責保衛我們總部的糾察同學談了一些,他們說我們不是來當糾察的,我們就想來看看,看看真正什麼是民主?北京在幹什麼?但是我們看到我們很失望,我們當一批糾察我們失望一批,我們整個組織究竟在幹什麼?還有一個同學說我們大批同學都走了,我們本來有五六百人,現在只剩下十多個人。說我們這些人都堅持下去,都是堅定分子。因為,有一個孩子跟我說:“我就是不甘心,我要看看究竟亂到什麼程度。”
  那天我從知識界聯合會,就是昨天,回來的時候,我哭了。(哭)我感覺到我那麼熱愛廣場上這幾萬萬的孩子們。(哭)我有責任用我們的生命堅持到底,但是我又覺得我很悲哀,我實在是無力回天,(哽咽)我一個人太有限了,那麼多人爭奪權力,我從來不迷戀權力,我只是為了,為了良心,我才不願把這個權力放棄給那一小撮那種投降派和陰謀家。但是我不知道這些人為爭奪這權力,而發起一次一次的攻勢。我感覺這不對(哽咽)我就是想全中國的中國人,全世界的華人,我就是想說中國人,我們作為這個民族太不幸了,不要再自相殘殺了,中國的機會已經不多了。(哭)
  問:你什麼時候開始有這種感覺?
  這個感覺,在籌委會,也就是五月十幾號,我就是越幹越悲哀。大該四月二十幾號時我就開始感覺到了。那時我想,我現在也想說但一直不願說,因為中國人不能罵中國人,但我不得不說,就是,有時候我想,中國人我不值得為你奮鬥。(哭)我不值得為你獻身。(哭)可是我又想到這次運動的確還有很多,很多的,正直的,有良心的學生,工人,市民,也有知識界的人。
  問:(不清)你知道很多人(不清)。
  我知道。我想如果今後中國再次陷入黑暗時期,也許中國老百姓再一次受蒙蔽,再一次互相欺騙,彼此沒有真正的感情和交流。我只是想說在海外的華人,你們有自由的環境和人身安全的時候,這個時候,(哭)我希望你們,能夠首先做一個先進的中國人,因為你們有條件,有機會(哭)(斷)我感覺到有時候他們就是想瞭解事情的過程,這事情中進行的這些人的心態,他們怎麼想,他們的感受,這點讓我覺得痛心,因為最偉大的不是這種表現,而是一種內在的,一種人性的展示。很少人去揭示這些東西。我有兩個朋友,作為知識界,只有他們兩個堅持到底。昨天晚上我才知道,好象是于浩成已經被逮捕了。
  問:被逮捕了?
  被逮捕了。
  問:什麼時候?
  昨天晚上我知道,從他們的嘴裏知道。
  問:從廣場裏面被捕?
  不是的。他……
  問:在外面?
  可能在外面。
  問:這裏從政府官員的嘴裏還是?
  就是從兩個朋友那裏。他們倆說,我們要撤,因為我們有個使命,我們要寫一部書,要把這個,這過程中,因為我們親自參加了這場運動,而且我們知道這運動最真實的是什麼。他說我們的使命就是寫一部書,爭取這最後的機會寫一部書,讓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他們說如果這部書發表了,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了,那麼,那麼我們就是被殺頭也甘心了。(哭)
  我昨天非常痛心,因為我,(哭)因為我,又一次看到形形色色的人在出賣這場運動,在葬送這場運動,我感到很痛心的就是,最初絕食的這一千多名同學,我可以說他們的身體健康已經造成了很大的摧殘,而這些人(哽咽)要葬送這一千多名同學,還有後來成千上萬的人民和同學他們用生命換來的一些成果,他們要葬送掉,就只是為了他們個人的目的,個人的希望,個人的私利(哭)(搖頭)中國人……
  昨天我跟我愛人說,我再也不願在中國待下去了,我說我想到國外去,因為我學的是心理學,在絕食的第一天我就說過我不是為死而戰,而是為了生而戰。因為民主不是一代人的事,我現在更堅定這種信心,如果我有機會活下去的話,那麼我會用畢生的精力在中國,從一個孩子降生的時候就跟他說,要作一個正直的人,有良心的,有獨立人權和人格的中國人。我要用畢生的精力來培養一批真正的中國人,我不知道我有沒有機會這樣做了。
  我愛人說——在參加運動之前,我們一直在聯繫去美國留學,他託福考的很高,630 很有希望,他說我只是想到國外去學習幾年,中國四五年之內也許沒有希望了,我想有機會出去之後我就學法律,社會學,等等。他說十年之後我要組織一批人寫一部中國的憲法,一部人民的憲法(電話鈴響)。
  我知道我這時候要宣佈我辭職,或我引退,同學不會理解,會罵你,我不在乎,整個運動我挨了很多罵(哭)我很淡然。但是我希望如果我沒有能力做這個工作,沒有機會做這個工作,會有很多人去做這個工作,我用生命來呼籲。(哭)
  問:(不清)
  沒有。最近我一直感覺到特別悲哀,而且同學,就他們本身的民主素質也是相當差的。 而且說句實在的,在我握倡議發起絕食這一天我心裏就很明白不會有任何成果的。我早就知道,有些人,有些歷史註定是失敗的。我一直清楚這一點,但是我一直在努力,在給大家一個堅定的形象,我們在爭取勝利,但我心裏很明白。
  問:絕食你發起的?
  絕食是在北大和師大的一些同學,他們倡議。但是在這之前我已經想過,但是我沒有跟他們……因為當時我在想通過廣播站跟同學交流思想,把大家熱情都喚起來。後來當時王丹說要準備絕食,我馬上就簽了。而且……我當時……後來,有一個北京師範學院的同學,他叫張輝,他也簽了名,也是發起人之一。
  後來北高聯的同學一再勸阻,他說時機不成熟,怎麼怎麼樣,然後這孩子就又回來說,“你們不應該,雖然我是發起人之一,但我認為這樣說不妥。”後來我們就強烈的跟他辯論說,你怎麼能這樣,我們一直在做(不清)的工作,而且這個決定沒有錯。
  為什麼改變主意?後來我和北大幾個同學一塊去說服市高聯,他們始終很抵制,市高聯有些人是有投機傾向,可以這麼說。後來當天晚上我跟另外一個叫邵江的同學,他本來13號要考託福,我也要考託福。我說,我請求你不要考了,他說好,我去做市高聯的工作,我相信有我有這個影響力。後來當天晚上他們市高聯作了一個聲明,說,用的字眼是對我們這場絕食運動他們表示同情和理解。在我們心理上,我們感覺到,很憤怒,為什麼?你……(閃,不清)你有什麼資格來同情理解我們?要是,真正的態度應該是愛護保護同學,支持同學。這都是一些,我不是想指責任何一個人,我就想這場運動中,中國知識份子的
 (斷)
  非常悲哀,好象中國就沒有人材了。
  問:你們對民主怎麼理解?
民主,我沒有怎麼在理論上(不清)過民主,我想民主應該是很天然的一種要求和需要,使人們都會有自由的,有人權的保障。我們可以自由地選擇自己的生活,我們可以自己有自己的政治觀點,我們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們有自己的思想體系。民主也跟人權的解放,人格,獨立和自尊的解放,人性的解放連在一起。
  問:(不清)對話,跟政府對話,最終達到什麼目的?(不清)
  對話對政府是一個強烈的挑戰,因為它建國以來從來沒有這麼強的對手,來自人民真正的呼聲,人民要求,人民開始要求跟它公平地對話,要求監督他的一些政府領導的過程,人民要參與決策,要求檢舉不法行為,而不再象中國的“大一統”的黑暗統治。  所以政府很害怕,它不敢,政府不敢,因為他們始終在竭力地維護他們在,他們幾十年來苦心經營一種局面,一種對中國廣大人民的蒙蔽和欺騙。我想民主最根本的,對每一個人來說就是自我的覺醒,中國人的人性被壓抑的很卑微,包括在這次運動中看得很清楚。好多同學就等著。就象外地的同學來了,我們要吃的,我們要住的,我們要什麼什麼,你們有什麼新聞告訴我們?你們下一步有什麼打算?我覺得很難過。你自己,你有雙手,你有喉嚨,你有眼睛,你可以聽,看,你可以去說,去做,你可以豐衣足食,你也可以有自己的想法和見解,當然另一方面他們在盡力維持一種領導的權威,這也是對的,但實際上有些同學就很不負責任。他們很習慣於,習慣於一種封建的專制,兩千多年來,我們要求民主,包括很多同學都不明白什麼是真正的民主。我想這次運動只能說是民主的啟蒙運動。


李晖 | 18 April, 2014 | 一般 | (5 Reads)
注:柴玲於89528日與美國記者金培力(Philip Cunningham)作的錄影講話曾被《 聯合報》在《天安門一九八九》一書中以《多少人在出賣這場運動,在葬送這場運動!》為 題發表,有較多遺漏和不確之處。本記錄稿曾與原錄影帶多次核實,若有爭議之處,請以原 錄影帶為准。

  我想這可能是我最後的幾句話了。因為現在的形勢就是越來越殘酷。
  我叫柴玲,我今年23歲。我的生日很奇怪,(不清)415號,就是胡耀邦逝世的那一天。我家在山東,今年剛滿二十三歲,八三年考北大的。北京大學,讀了心理學。八七年考 的北師大的研究生,學的是兒童心理。
  (採訪人:大聲點。)
  這次運動我站出來,就是四月十八號,我就開始很關注這場運動。那天情況很緊急,同 學們餓得很久了,一直等著李鵬出來接見大家,一直等著這個機會,參加一下追悼胡耀邦的 追悼會。可是最後一拖再拖,同學們很憤怒。他們起來要衝進大會堂。我想要是沖進去的話 ,那天流血就要發生了,那時我再也不能忍耐,我就站出來了,那時我嗓子已經啞了,我流 淚喊,隔著那個員警的那條防線拿著話筒喊,我說,處理學生關係的那些官員們,我說,學生委託我們過來看一看,請你們出來聽聽同學們的要求和呼聲。沒有人理睬。 那解放軍說,你別再喊了,沒有用,保護你的嗓子吧。他們有幾個摘下水壺給我喝,那時候我已經20多個小時沒有喝水,沒有吃沒有喝。大家的情緒越來越急躁。在最後的時候,我是個女孩子,我馬上追出去。我說,北大的同學拉起手來(不清)。北大同學趕快撤離天 門廣場。我想那時及時撤離,避免一場流血事件。
  從此以後,我就在北大的籌委會幹一些事情。那天我愛人封從德咬了指頭,寫了血書,寫在手絹上,他寫了一個人民,寫了一個總理,他很難過,他說:“我,(哽咽)我怎麼手上流不出很多血來?(哭)他沒有寫完。
  當我們的同學跪下舉著那個請願狀的時候,全場的同學都哭了。本來是彈劾政府的一些 建議,居然我們必須跪著遞上去,而且沒有人理睬我們,沒有人接收,同學們都哭了)。
  那天,後來我就在籌委會裏工作。這個經歷有很多,我想現在就不再多說了。(擦眼淚 )我的感覺就是說,參加籌委會的同學有熱血的,有真誠的,也有個人目的的,有虛榮的。有在死亡面前是一副面孔,那麼膽怯逃避;可在虛榮面前他又是另外一副面孔,那麼功利。
  五月四號那天,我們又舉行了一次大的遊行,那天本來想發表一個宣言,宣告中國新民 主啟蒙運動從此開始了。後來就是到了……當時五月四號大遊行的五四的時候,已經去的同學已經比較少了,有一種疲倦感。沒想到那天很糟糕,有一個作為市高聯的,周勇軍,當時他是個常委吧,周勇軍,他就宣佈五月四號……五月五號複課。同學都說這課怎麼複。當時場面搞得很糟糕,同學們當時很多很失望。也可以說這個時候宣告五月五號複課給全國的學運造成巨大的損失。同學很痛心說,這是有些人想用幾億美元想買都買不來的,就給他一句話全葬送了,他全自己說出來了。   後來北大的形勢也轉為低潮,同學複課的越來越多,同學在複課跟罷課之間產生相當大 的內耗,內部消耗。我覺得越來越苦悶,終於有一天我們認為,只能,必須,搞絕食了。也 就是四月二十……五月十二號中午的時候,當時市高聯的人拼命地反對我們,但是我跟北大的一些同學,我們一再堅持下來。作了一些安排(雜音)一旦這個(聽不清),最後呢,終於發起(不清)。因為我們很著急,覺得跟同學們溝通的管道太少,同學們的熱情在逐漸下降。那天晚上我看了看,因為要絕食,就徵集絕食同學的簽名,只有四十多名同學,那一張小小的紙,我們這簽名是貼出去的,貼在三角地。在這張小小的紙上為壯士,為勇士壯行。
我一下感動了。後來我覺得很難過很難過。那天(聽不清),我就講了我的話。
  我說我們絕這個食,就是想看看政府的面孔,看它是鎮壓,還是不理睬。這次絕食還要看看人民的面孔,看看中國還有沒有良心,還有沒有希望。第二天,當天晚上,有些同學就 很,(不清)……
  我講完以後,有一個男孩就上來,他說,”我以前很不屑於參加這種政治,我覺得我自認為是中國的毛澤東,今天我才感覺到我自己是那麼渺小。我愛我的父母,但是我更愛我的祖國!“所以他說,”我要加入絕食
  第二天,等第二天的時候報名,有二百多個……我想想,也許是四百多個,(問:在北大?)在北大。最初我們堅定地參加絕食的只有北大,師大,還有北師院。
  那天,(聽不清),我們宣誓。我們紮著束帶,我的衣服上寫著----後來丟了,很遺憾 ----前面寫著“柴玲絕食”;後面寫著一個大的“哀”字,這邊寫著“有心報國”,這邊寫著“無力回天”。
  當天,就是十號晚上,有一個女孩子找到我,她說你們這種絕食宣言太官方了,太 formal了。你該用你的生命來寫一個絕食的宣言。當天,我們醞釀了好長好長時間。
  第二天上午,我們寫了個絕食書。這樣的磁帶錄了很多,據說錄了一千盤。我希望以後我們籌委會,北大籌委會,也許能搞到。Eric也許有。第二天,很多老師他們自己用錢來為我們這些絕食的同學來壯行,請我們去吃飯。那天我一直很悲哀很悲哀,因為我寫了絕食書,那樣呢,我吃不下東西去。當天十二號晚上有個作家班的老師叫白夢,他說我在演講的時候,他們都哭了,而且他匆匆忙忙地出去,給我們買了好多,特意跑到很遠的地方去個體戶那兒買了幾大盤餛飩給我們吃。那個時候,我們很默契很默契。
  當時我說了一句話,我們是在以死的氣概為了生而戰。死亡絕不是我們的追求,死亡正期待著最永久最廣泛的回聲。我們用死,我們用生命,我們用生命寫成的誓言,必將晴朗共和國的天空。
  中午12點半,我們就出發了。北師大來集合,一塊兒來準備絕食,我們走著,(歎氣)
  問:這個絕食以前在中國是沒有的?
  答:沒有的。
  問:跟誰學的,是跟印度學的還是跟馬丁(不清),絕食的主意從哪里來?
  柴:這個主意好象最初我們就有,後來大家發起了,我想大家醞釀了很久吧。是自發的。因為我們當時遊行罷課政府都可以不理,我們沒有辦法,我們只好用生命來呼喚一下,看看你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絕食最初是不到一千人,第一天晚上,慢慢地擴大到三千,各地的同學紛紛湧來,初見規模。(不清)當時我在北大,我說我自薦為北大絕食團的招集人,因為我有一種責任感,我覺得北大的絕食將起很大的作用,我想這樣不是居功,我覺得我必須為這四百多個孩子的生命負責。
  那天,我都談,談得很坦率。吾爾開希,……在十三號晚上嚴明複又找我們去談話,談了一會兒,我們就很擔憂,看天黑了,怕政府採取行動,我跟另外一個同學就退出了,他們在繼續談。當時絕食團的四個代表,對話團的四個代表,還有高聯的幾個代表,還有些老師們,我感覺吾爾開希被嚴明複那種慈父形象完全感化了。當天就,就要求,反正就是戈爾巴喬14號那天來之前要求大家轉移到另外一個地方去。(對話,不清)  對,但是我覺得,當時我們很不情願,而且我們一致確定不完不搬,因為,我想引用一位元外國記者的話,他說:“人們都說,你們都在絕食了呀,還要你們怎麼樣?”可是好多同學忍痛搬過去了,有的人就是被架著過去的。(哭)我為什麼那麼痛心?是因為當時圍觀的群眾很多,他們不知道怎麼回事,一下子弄過去了,一下子又散了。
  第二天早上我,還有李祿找到我,就是現在的副總指揮。他很痛心,他說,如果政府(聽不清)這樣看著同學一個個這樣消耗生命的話,那我們就採取更極端的措施,他說我們就自焚,如果,如果,政府能夠忍心眼看著這些孩子一個一個死掉的話,那麼我們就作第一個死掉的人。
  我把這句話拿到廣播站說了,我說我自己願意做這個絕食團的總指揮吧,好象是,不記得怎麼說的了。而參加這個絕食團唯一的資格應該是在同學們犧牲之前你願意首先犧牲自己來使更多的同學們活下去。最初絕食團就很團結,很純潔。大批大批的同學倒下去了。救護車聲聲地響。最初的時候我在前面,有一天看到同學昏倒了,被抬上救護車,我直想哭(哭)。
  我不記得是哪一天,可能是第三天,第四天中午,有人沖進大會堂,當時週邊糾察隊員我們調不上來,然後我們就說,絕食同學,我們……如果你還有體力的話,就站出來。我們去保護大會堂。
  絕食同學都紮著白帶子,餓了好多天了,我們沖過去站在警,員警,隔在軍隊跟那個群眾之間,插進來在這裏邊,然後對群眾說,你們想來沖大會堂,可以,從我門身軀上踏過去吧。(哭)。後來在記者招待會上我就說,我想我們呼籲記者跟我們在一起,給我們作一個公證人,來看看是誰在保衛大會堂。
  當時沒有意識到,我們就是可以,因為我們自己在參加絕食,就沒有想,當時覺得廣場的局面越來越龐大,而這時候市高聯的一些領導人出面來控制這個局面,就在他們,我不想責怪什麼人,但是我可以認為,市高聯以前的一些領導同學首先沒有領導素質,再一個動機並不是那麼純潔。對不起,我這樣直說,當時我沒有想到,後來當我們忍無可忍的時候,廣場局面太亂了,而且絕食工作也基本上快結束的時候,我們覺得必須靠絕食團這個,指揮這個團體,因為它一直這麼堅定,來領導廣場。
  於是有一天我就跟市高聯協商,召開聯席會議的時候,我們要求要把領導權交給我們,由我們來領導。當我們真的領導的時候,我們才發現廣場已經出現那種局面,就是各種組織層出不窮。市高聯在他們在任期間換182任主席,就那麼幾天。隨便什麼人就可召集一個會議,接著拉起一幫人來,然後把人清出去,(不清)又被別人否定掉,就這麼弄來弄去。而學生中又出現什麼呢?小的,學閥割據,小學閥,自己拉起一幫人作糾察,而他糾察隊長可以說我是糾察總指揮什麼的。同學的健康狀況在急劇地惡化下去,市民工人的募捐情況很糟糕,越來越糟糕,那個衛生條件也越來越糟糕,而且那種,爆發大瘟疫的危險越來越加劇。同學情緒處於一種面臨崩潰,很激動,不太理性,著慌,容易發脾氣。有時我們在收拾以前的市高聯留下的那種,就是那種,“軍閥混戰”的殘局,但是另外一方面,我們不時收到各方面的告急消息。一會兒是今天這邊一會兒是鎮壓,一會兒又是怎麼怎麼樣。我們疲於制定各種應急措施。所以到現在,就是這麼一個局面。
  我們一再叮囑同學,要精簡機構,要堅守。我說一下現在的時局。現在已經到了一種什麼樣的情況呢?作為政府,作為李鵬,為什麼這樣?他通過這幾天的事情,他由最初的四個省市支持他已經爭取到二十七個省市,在黨裏面基本上獲得統一。某些外地將軍也慢慢都趨從他,或者至少表面上跟他們一致了。而且本來以前軍方的力量已經爭取到六個軍區,而且在黨內部中趙紫陽這一派比較容易改革思想和民主意識,或至少他們講的話中符合群眾對民主的要求,逐漸地遭到了清洗控制
  問:那麼趙紫陽下去(不清)學生有沒有合作,一起工作?
  這個沒有。特別小心。但是至少他們可以(不清)。而且他們應該能慶幸死在中國。
  問:閻明複呢?
  閻明複肯定是要被清洗的,還有秦基偉之類的。鮑彤,我只知道一點。而同學這邊,就說,政府一方面逐漸形成鐵板一塊,而同學這邊怎麼樣呢?市民的熱情在降下去,市民人心出現動搖,甚至有些市民開始慰問解放軍了。同學這邊,首先大部分同學軍心不穩,都很失望,他們不知道,說我們到底要要求什麼,我們下一步要幹什麼,有些同學就很傷心地走了,而且同學中出現了一些那樣的情況。有的同學打著民主的旗號,甚至想把募來的錢自己藏起來,而且又有些同學把市民給的錢拿去商店買東西。我這只是聽說,但我想這個消息會有人證明的。
  問:(關於換外匯,不清)
  對,對。更可怕的是,有些同學逐漸被政府收買,他們作一種學生中的特務和奸細。這麼跟他們講,你們能讓同學撤走的話,那你們就是人民的功臣,國家的功臣,人民會記得你,國家會記得你。如有些死硬派不撤的話,那麼周圍的便衣隨時可以調動。
  問:你們有感覺嗎,就是說有學生叛徒?
  絕對有感覺,而且我們有證據。
  問:他們給多少錢?
  錢我不太清楚。給他們什麼樣的許諾和交易不清楚。但有一次,我也有一次跟政府接觸的機會。我感到他們帶有一種強烈的暗示性。
  問:這次學生運動有什麼……最黑暗是哪一天?
  最黑暗還沒有到來呢。
  可好多同學都不明白,我們現在在廣場這是我們最後唯一的陣地了

Next